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重重的博客

一重山、两重山 山远天高烟水寒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作者简历:本名郑尚谦 湖北省工会研究会会员,荆州市作家协会会员。有过知青、纺织女工、文秘、基层工会工作、基层党务工作、教师等多种人生经历。因工作关系曾是应用文章的写手,有三十多篇政论文章在国家和省、市报刊上发表后获奖。退休后开始胆怯地涉足自己从小就挚爱的文学园地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【原创】今晚要开我的斗争会——文革记忆(三)  

2016-10-23 08:23:54|  分类: 历史陈迹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【原创】今晚要开我的斗争会——文革记忆(三) - 重重 - 重重的博客

我的残疾弟弟

    

        随意性是文革的一个显著特点。想斗争谁,什么时候斗,理由是什么,这些都不需要作精确的认证和考虑。看谁不顺眼,就可以捕风捉影地写谁的大字报,就可以马上行动,开展斗争。它确实是曾经被一群心术不正的人所利用,已至形成了一种人人担心受吓的局面。

      五十年前的有天下午,我七岁的残疾弟弟满头大汗、撞撞跌跌地奔回家中。口中念叨着:完了完了,今晚要开我的斗争会。四岁的小弟弟调皮地爬到椅子上说:开你的斗争会就开呗,你就这样,他弯腰低头地模仿着二.八斗争会的场面:我是曹野(曹野是当时沙市的市长),我有罪,我该死!然后左右开弓,打自己的嘴巴。我忍着笑声,取下毛巾一边给大弟弟擦汗,一边问,怎么会开你的斗争会呢?他喏了半天我才听明白,原来是他在放学回家的路上,看到胜利街中医院的门口正在开斗争会,一个大方桌横在路中,桌子上站着的是一个拐子,人们都呼叫他赵bai子(沙市方言,指瘸子)。弟弟本来是想挤到里面看热闹,谁知一个青年男人吼道:“挤么知撒(方言:挤什么),斗完了赵bai子,接着就要斗你这个小bai子,回家等着去。”知道了来龙去脉,我就安慰他:人家斗争赵bai子,不是因为他是bai子,而是他犯了错误,你是bai子,是因为你小时候患过小儿麻痹症,这又没招惹别人,凭什么开你的斗争会。讲了好一会道理,他虽然安定了下来,但还是心有余悸的栓上了房门,以为这样就可以避免灾难。

       现在看来,人家赵bai子同样是既没犯错误,也没招惹谁,不过就是业务能力强,单位上的人借文革的机会发泄自己的嫉妒心理而已,但冠之的美名是他不突出政治,走白专道路。而文革过后,他仍然是中医院的一块名牌,找其看病还要排上长队。而我弟弟当年所受到的惊吓,早就与历史的烟尘一起云消雾散,只是刻在我脑海中的那种心疼,还留下了抹不掉的印记。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写于2016年10月7日
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92)| 评论(168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